退潮。

海水從赤嶼的四周慢慢退去,
奎壁山與赤嶼間的海底,露了出來,
成了一條步道,
赤嶼和奎壁山在乾涸的石子路上又牽起了手,
像踏過鵲橋般,我們緊張興奮的越過這條神秘的曠地,
這條路,一天只出現兩次,
得有緣份,才有機會踏上赤嶼鏽紅色的礁石。

泥灘、鵝卵石間到處都是撿拾燒酒螺、貝類的婦人,
她們提著紅色的塑膠籃子,裡面裝滿俯拾即是的灰色小螺,
原本像神話故事的愛情想像,
被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打住。



漲潮。

海潮柔軟的大手,從鵝卵石俓兩旁緩緩伸上來,
將赤嶼擁入懷抱。
鏽紅色的愛人,又與奎壁山短暫的道別,
他們一天見證兩次的滄海桑田,
經過千千萬萬年的歷練,那又如何?
所謂的愛情,依舊如海潮規律的起落,那麼乏味。
愛人打了個大呵欠,
試問那初到此地,滿臉新奇樣的旅人,
這潮起潮落有什麼好看的?
一陳不變的日子竟然永無止盡,
他又打了個大呵欠。

旅人笑了笑,什麼也沒說。
不了解平淡是種幸福嗎?
看著她在海潮呼吸起伏的懷裡熟睡著,不也是種滿足?
等下次退潮,她又會牽起你的手,
那才是真正的幸福,是你不知覺的幸福。

aries79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allade
  • 推推推!!!你這可怕的傢伙
  • 什麼?!我寫了靈異故事嗎?!?!?

    aries7942 於 2008/06/17 13:52 回覆